当前位置: 北方情怀 >> 北方随笔 >> 柔软的心  


《柔软的心》——2008.08.20

        儿子聪明过人,并把这种优势在他的捣蛋、贪玩当中发挥得淋漓尽致。以致,长久以来,我们之间的较量,总是一场场智斗。尽管我费尽心思、绞尽脑汁,想尽办法,还是避免不了败下阵来,却是哭笑不得。

         好在,假期有姑娘助阵。儿子特别爱他姐姐,也很怕她,自然就听话了许多。看到俩孩子其乐融融地学习,玩乐,我心里充溢着无比的幸福。可是,姑娘临开学走的那天晚上,还是被小家伙气坏了,终是没过问他当日的朗读,亦没搭理他。而当姑走后,情况就更糟糕了。    调皮的儿子,虽不和我来硬的,可软磨硬泡当中,常让我感觉心力交瘁,无可奈何。

         他每天晚上或看电视或看电脑的儿童剧,常常熬夜到两三点,然后一睡一个上午,就是为了逃避学习。那天晚上,我和他商量,能不能把每天推迟到晚上10点多的阅读英语拿到上午。他满口答应,却补充说明“但是,你早上不能叫我,得让我睡到自然醒。”我同意了,也补充:“那你晚上11点睡,要开学了,该把生物钟调整回来了。”儿子坚决地回答:“不,我两点睡。开学前两天再早点睡。”

         琢磨了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哦,这两点才睡,早上还不让叫,一睡到吃午饭,这上午啥时候读英语啊,难怪他刚才那么爽快答应我的学习安排,原来是逗我玩呢啊。

         一种滋味涌上心头,说不清也道不明。看看儿子在电脑前看动画片的那份悠闲与得意,我迷茫的很,已是将近午夜时分,我倒头就睡。可是,主机就在我脑袋边上轰鸣,这平时再熟惯不过的声音,今天听起来怎么那么令人烦躁、闹心。于是,母性天然的絮叨开始了。和以往的严厉不同,我只是跟儿子轻声叙述我的心痛与病痛、感叹我的无奈与悲凉。之后,我爬起来,坐到了客厅的黑暗中,默默流泪。

         一会,儿子的小脚片子吧唧吧唧地走向他的卧室,我听见他拉窗帘的声音。想必是我的软招数也奏效了,他不熬夜,去睡觉了,窃喜;可是又很伤感:他居然对伤心地我不管不问?正想着,儿子过来抱着我大哭,看样子他也是悄悄流泪半天了。儿子边哭边说:“妈妈,我再也不碰电脑了,我一定好好学习。”我把孩子揽在怀里,又补充教育一番,感觉上,很少有这样融洽和谐的交流,我很高兴。我知道,儿子懂事,心底善良柔软,他也很疼爱很依恋我,就是玩心太大,实在管不住自己。有些诱惑,成人尚难控制,何况是孩子。可是,孩子啊孩子,“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是千真万确的道理呀!

         准备睡觉,儿子要和我睡地板,我说太凉,没答应。我知道他是想和我挨着。每每我生病或是告诉他我身体状况,甚至是看到电视上别人孩子失去了妈妈,儿子总会和我更亲近。

         可关灯以后,儿子还是抱着枕头跑过来躺到我旁边,哭泣着,紧紧地搂着我“我要跟你睡”。我问他哭什么,他不答。我说:“我知道,你是怕气死我就没妈妈了。”他越发哭得厉害了:“本来就比别人晚六、七年享受父母之爱我没明白,追问:“晚什么?”儿子说:“不是吗,我比姐姐小七岁。”哦,恍然大悟,却令我吃惊不小。想不到,小小的人儿,小小的心儿,竟是这般的柔软,竟有这番心思,竟会这样算账。

        “享受”——他把父母给他的爱当作一种享受;“晚”——他是多么在意多么渴望这种“享受”啊。

         虽然我深知儿子爱我,但却从来没有这样感动!就为呵护这颗柔软的心,我一定要很努力很努力地健康长寿的!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5 晋ICP 备05002243     www.bfq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