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方情怀 >> 北方随笔 >> 老矣  


老  矣





         晚饭时间,下厨煮粥。将锅置于电池炉上,觉得还要等会儿才能滚开,不如利用这个空隙先给洗衣机加水,再来把火调小。

         偏偏这期间弟弟打手机,通话之后,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做,可想不起。到卫生间看看,衣服已浸泡,要等几分钟开洗,于是折回房间。隐约间,还是觉得有事,还是没想起来。于是,坐下浏览同类人的情感博文。

         阅读,在别人的文字中找寻自己的影子,玩味各种思想言论,体会个中滋味,我一直喜欢这样。当有文字说到“吃晚饭”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粥!

         奔出房间,闻到厨房飘来的糊味,呵呵,我笑!再看,水已熬干,米已烧焦,米汤从电磁炉流到操作台再流到地上,粘糊糊的,满哪都是。这一刻,不笑了,我想哭,生自己的气,真的很想哭。一边打扫战场,一边责怪自己,怎么这么忘性,这么笨,这么没用,弄得这么窝囊!

         莫非真的是老了?

         那日,往孩子衣服上的油点喷衣领净,边喷边想,“这回的衣领净咋没味了”,待手洗时才发现,我用的是喷发水。两个瓶子虽然摆放在一起,但是形状大小都有差距,也曾有觉察,可就是反应那么迟钝。

         那晚,试开女儿新买的越野,直觉得自己的眼神不够用。七八年的驾龄,手动挡车尚且跑过长途高速,居然让个自动挡的搞得心慌胆怯手忙脚乱,还生怕身旁的弟弟为此调侃训责。全然没了自信。

         怎么了,这还是我吗?

         是我,只是逐渐的,记忆力差了,敏捷度差了,没了脾气也没了激情,连骄傲和自信也不多了。于是,越来越,喜欢清净,乐于独处,不想出门,厌恶喧嚣。特别是,在这个六月向我姗姗走来的时节。

         总是愿意相信,也许只是心已老去,缘于缺失一个使我年轻的要因。那么,就让我静候蛰伏后的那个春天——航程的终点是瑰色的港湾,搁浅,而后获得重生,阳光灿烂!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5 晋ICP 备05002243     www.bfq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