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方情怀 >> 北方随笔 >> 夏秋 牵情瘦  

 

夏秋 牵情瘦



         一个异常闷热的夏季,本是异常烦躁潮湿的心情。而恰在此时,生命中那些美丽的情感,又集中纠结,繁杂拖沓持续,笑——快乐却疲惫着。

         母亲回老家了,她临行嘱咐我,照顾好她的儿孙,荣幸与责任在肩,我挺了挺腰杆:必须儿的,我上任两家的厨师长。时常欣喜于被问“食堂几点开饭啊?”

         儿子中考,虽无紧张的气氛,但于心底,尚有正常的担忧与焦虑,只是需要压抑。

         难得,女儿时常在家,此前从她入读外地高中大学七年来,此后走向工作的数载中,这样的机会恐怕绝无仅有。三个多月为工作的那份等待,孩子和我腻在一起,是尽享了温馨幸福天伦之乐,却不得不怀揣悬念——招聘程序层层递进,环环紧扣我渴盼而焦灼的心。最无奈,姑娘嘟起小嘴用一根长长的指头一下下戳我:“妈,咋这么慢呢,我着急啦,在家无聊的,我干啥呢?”

         尘埃落定,姑娘终于兴高采烈去报道了。二十多年的培育和期冀终于落地生根了,可又多有失落和遥远的牵念。

         只隔两天,我又匆忙赶往大连奔赴家庭聚会。弟弟夫妇自驾七座越野车享受二人世界,却要我携他儿我儿转道太原搭乘飞机。小孩子也会捡软柿子捏,理由非为“没坐过飞机”,而是没有“第二次飞机旅行”,呵呵,我苦笑!

         大连,这个有亲娘舅和亲侄女的城市,机场的夜雨,湿了我白色的衣裤,湿了我那崭新的白绸缎鞋子,心生疼,好在姐夫和弟弟驱车带伞的迎接。深悟,生活亦如天气,不总是晴天丽日。

         见到母亲,看她掩饰不住笑意悉数我们兄弟姐妹海陆空的奔赴,想想母亲从前的辛苦操持,庆幸并感恩。

         随母亲去墓地祭奠姥姥姥爷。林立的墓碑中,站在那冰冷的墓前,看到年近80的母亲和着泪水失声呼唤她那早已远去的爹妈,我亦不禁潸潸泪下。心底,又一次提醒自己,一定要赶紧地好好的孝顺我这个饱经风霜却坚强善良重情重义的好母亲!

         一直骄傲于我们兄弟姐妹之间超乎寻常的浓郁亲情和关爱,更时常惭愧于自己付出之少却得到甚多。好在这次我可小有欣慰地总结:“四世同堂,可喜可贺,海陆空行,全家会和;聚罢讲评,以我为模,幸愈不惑,能得此说。”

         可有谁知我,这份荣誉,得之不易。最难熬的是带上侄子奔赴北京参加全国数理化竞赛。没有一个家长随从,带队老师和孩子们也都很不需要家长,而我,却必须同城陪伴孩子。与其说弟妹请求我,不如说她们婆媳二人命令我欺负我。五天,干什么!千般滋味,无以诉说。

         幸得闺蜜全家外出旅行时给我留了钥匙,她那熟悉而自在的家要比冰冷无聊的宾馆温暖许多。大块的自由让积久的压抑,越发需要出口,做家务是唯一的选择。尤其天气那么好,我喜欢晾晒衣服、收拢折叠衣服的那份感觉——阳光与我有了情感,多了亲和,我喜欢阳光的味道。于是,一百几十平米的房子,渐变得异常整洁一尘不染。只是回程的车上,才发现手在蜕皮,腰酸腿疼,手指骨头都很疼。我这一生,如此集中拼命,此乃唯一。于是,笑,我还可以做个出色的家政服务生呢。而幸福感,伴随久远——这次,我为友情,小小地浇灌了心灵的泉水。

         也许这几天时期的特殊,我确实累过头了;也许是接下家庭小装修的劳顿,秋后的第一场小雨,当我从儿子学校回来,奔赴好友小燕儿子升学喜宴的时候,终于支撑不住了。是淋了雨吗?我明明提着伞的,只是没有撑开。我以为我不怕,我以为没关系,就没以为会是接下来的样子。

         有记忆的岁月里,没有一次因为感冒这么娇气的,竟然发烧,竟然浑身骨头肉都疼,还竟然整夜哼哼。依旧固执地不想吃药打针什么的,挺着,只是这个时候,很伤感,孤单的日子里,总是生病的时候,深切体会无可依靠的悲哀无奈。好在友人爱玲姐姐细心体贴打来电话问候,并执意劝我输液。温良能干的姐姐去请单位的李医生——我的忘年交。老李已经洗手不干了,却立马跟姐姐一块出去买药,爬上楼为我输液。姐姐没回去给家人做饭也没吃饭大中午守着我。可是,不想这次输液出了点小问题,我整整发抖了半个多小时,把这些爱我为我的人们下个半死,不是我坚持拒绝,救护车就叫来了。我感恩,更是愧疚。拿什么回报你——爱我的人们!

         真的是老了,无奈地承认!此一病,前所未有地拖沓。几十天后的今天,人瘦了很多,脸颊也见塌陷,皱纹不约而至。关键是,依旧虚弱无力没精神。

         期间倒是有些时日很有精神,许是因为觉得肩上有了担子,那是邻居好友娟子的女儿生产出现了意外。记得当时刚从病床爬起来,直冒虚汗,却顾及不得。心疼女友,确实无奈无助。我所能做的,就是为他们准备饭菜,并力所能及地关心呵护一下这个外表坚强内心柔善脆弱的女友。奔波与医院和菜场,虽然有点辛劳,却有更多的安慰:这个和我有着一样个性的东北女人,总是无微不至地给我关怀爱护,而我平时一直没机会回报。特别是那夜产妇持续高血压,她支撑不住,半夜三点叫醒我去陪伴,让我感受到自己在朋友心目中的位置和分量——她亲姐妹还有五人,她先想到了我。那夜,她卷曲在走廊尽头,枕在我臂弯里失声哭泣,频频叨念着孩子。我无奈得无奈,默默地流泪,虚伪地劝慰“没事的,会好的,没事的……”其实我心里害怕的要命!那一刻,真的感觉到,生命很脆弱很珍贵,健康很必须,亲人实在太重要了。比起这些,平凡的岁月里,真的要非常珍视手中在握的亲情、友情、爱情,真的没必要再为生活琐事过多纠结烦恼了。

         感谢上帝,这对善良的夫妇,终于喜庆地把他们孩子和孩子的孩子接出院了。可是我呢,竟又感冒趴下了。就这样,时好时坏,就这样,带着感冒到外地去看望工作中的女儿,是为她的住所置备了我能想到的各种用品,可同时也将感冒传染给女儿了。我好笨吧?可是笨女人很有福,孩子用她第一个月的工资为我买了几百元的礼物,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放在心里,美滋滋的,那叫个幸福呢!

         十一,长假,送儿子去教育专家的训练营,想让他在一些方面得益的同时更深切地感受一下人间至真至爱的情,虽然花费甚多,亦是毫无犹豫。

         自己呢,虽一贯于“所有的日子都是节假日,所有的节假日都不是节假日。”但这个时期,还是很想给自己疲惫的身心找个短暂的轻松地,求得片刻欢乐轻松忘我。可惜,无处可去。常持论调“脚可以丈量任何土地,只要心乐意。”殊不知,有时心乐意,脚亦没有丈量的地儿。我先自嘲,嘻嘻。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爱情于我,是长久的期冀,也只是期冀。打开的心窗,却照不进温暖的阳光,哪怕是美丽的月光。

         于是,找事,漫长而孤独的时光里,为了调整好心态、开心地生活、坚守到最后,我随时可以找活干。一番折腾,挺累,五号早晨起来,哇,好轻松!来不及享受,却想起邻居姐妹孩子结婚。两天下来,又是感冒,发烧。看来,真真的老了,很多时候力不从心,不服不行了。

         人到中年,中年的女人,这样的女人,生活,许就是如此吧。琐碎,凌乱,繁忙,喜忧参半。身体逐渐差了,感受却不断深刻。深刻于生命的美好,生活的可爱,人伦的温馨馥郁。这一切,使人开阔,豁达,善良,勇敢,感恩,奉献;倍加珍惜亲情、友情、爱情。温良的心,更加趋于平和宁静,柔美淡定。

         能得如此,瘦又何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5 晋ICP 备05002243     www.bfq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