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方情怀 >> 北方随笔 >> 第46乐章  

 

 

 


 

 

 


 

第46乐章

   又是一年六月初,窗外,昨日浓艳的石榴花谢去,怒放的,是幽香的白玉兰。

   46岁,这是个特别的生日。

   因为导游小妹的孩子12岁,也是今天的生日,所以在前几天她带我们台湾出游时,就有了频频热议。他们夫妇很时尚也很重情,早在去年我们小聚的时候,便开始策划要为孩子举办一个别致的生日庆典,让朋友们有全新的体会。于是,今晚将有隆重的生日party。

   很多年了,不曾盼望这个日子,想起的时候还会滋生淡淡的惆怅。独行的女子,每个生日都更加深刻一些容颜衰老的痛感、孤独递进的凄然、遥想未来之哀叹。“生日快乐”?因何而来,情何以堪!

   而今,当心中盛满绿意,每个平凡的日子都是春风和煦,岁月静好。

   一早,睁开眼睛脑海里闪现的第一个念头,却是——我要上学。呵呵,竟然又想上学?许是昨夜读到的文章勾起我长久沉睡的夙愿,那潜意思里诸多的不甘,因生活逐渐美好而越发凸现。坐在床边,默默计算:到50岁,还有4年,本科教育也无非4年。倘若用这段时间,专注学习,我应该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是我中学时代的梦想,中学,是我最灿烂最得意最美好的人生时节。只是大学,倾情爱恋,荒芜了我所有的天赋和渴念,直至今天。不想,清晨的苏醒,恍若回到从前……

   已是不惑,奔五的年岁了,仍是不肯忘记曾经的大小心愿:会游泳、学种乐器、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从不肯也不敢正视这些,现在和盘托出,也许,只为和盘托出而已。多年的经历,许是学会了保护自己,于是便没有什么是非要不可的了。并非委曲求全,只想顺其自然。实现梦想是快乐,而怀揣梦想,偶尔拿出来想想、晒晒,起码说明生活安逸并心性不改。能如此,复何求!

   记得,每年生日,母亲总是再三叮咛我要吃个鸡蛋滚滚运。刻意,却未见成效。这次,不经意地,起床后顺手就吃了口昨晚为儿子准备的甜瓜。冥冥中,许是种预示:我此生此后的日子,该是甜蜜、欢愉!

   祈愿:未来的岁月,你快乐,我快乐,亲朋好友你们都快乐!由衷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爱,我的生活因此而丰盈美丽,我一定倍加珍惜!

   对了,“孩生日,母难日”。得给母亲去电话了:感谢妈妈生养了我,真的。呵呵……

——2011年6月2日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5 晋ICP 备05002243     www.bfqh.net